经典美文句子大全_论文范文大全_读书心得笔记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漂流物流短篇散文

2021-02-15 散文大全 33 ℃ 0 评论
【www.lunwenqikan.net - 论文美文网】 漂流物流短篇散文

  流浪,对于满腔哀肠的人来说,应该是一种可以暂时缓住心绪或者可以暂时抛开一切去追求某些情感突破点的事情。脆弱也好,逃避也罢,这些事已经被赋予太多我们难以理解的内涵。流浪,对于一个流浪的人来说,应当是一种境界,一种升华。

  我走在路上这样想着。猛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陌生的境地。路边的建筑物似曾相识。我出神地看着公路对面的一栋楼房,搜刮这里曾经停留过在脑袋里的迹象,结果不可得知。差不多再走了一百多米,才看到一个巴士站,脑子里突然一晃,才发觉自己身处何地。

  站台很简陋,连个座位都没有。站在站台下,看着人潮涌动,仿佛置身旋涡,大家都在转着,而我像个局外人一样被定格在时间里,然后冠以零余迷失者。

  每一辆车都呜啸而过,从来都未考虑停下来。旁边的几个人徒劳无功地不停招手。

  我碰了碰刘海,盖不了眼睛,微微右倾脑袋看了一下太陽,天空灰蒙蒙的的,太陽像突然远离了地球一样,很不舍地发着残余的光芒,却够不及大地。

  水泥路上突然多了几点水痕。又开始滴雨了,这种时节,竟然有这么缠一绵的雨,好缠一绵的雨啊!

  在整个路面已经差不多被水痕全部覆盖的时候,有辆巴士终于在站牌下停了下来。等车的人好像逃命似的蜂拥而上。汽车尾气熏得我有点透不过气来,扬起脸对着天空呼了一口气,两滴水珠滴在脸上,凉凉的。宛如伤情一人隔夜的泪水,可广阔天宇,怎么会有着如此多愁又善感衷情却易伤的心!

  我挤上公车,在羊城通嘀声未尽的空气里走到车厢后面。到了后面一抬头,发现公车上的人少得可怜,车厢通道竟然没有半人影,座位上的人脸无表情,仿佛这辆车与其毫无干系。我在奇怪当时蜂拥上车的人流所向的疑惑里找到一个位于车厢倒数第二排右边外面的座位坐下。然后习惯性*碰了碰刘海,透过刘海我发现这辆刚好满座。我坐的座位前面是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气氛颇为温馨。顺着车顶挂下的不知名的液晶显示器正百无聊懒地播着华视传媒一天播几十也许几百次的广告节目。

  车缓缓地开了几米然后进入正常速度。车厢外已经一片迷茫,人影以及建筑物都陷进这个地方这种时节特有的氤氲的梅雨里。坐在车厢里,仿佛都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我出神地透过公车的玻璃窗口看着外面水气迷蒙里模糊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在我上车之前已经是闭着眼睛头放在座位后边的背垫上的状态。大概有十分钟,我把放在车厢外的眼睛拉了回来,公车刚刚经过一个站,走上来一个张着湿雨伞的女孩子。

  我用手顶着头伏一在座位上,在眼睛涣散的余光里,发觉左边的座位上一个电着现在流行的曲波发型的女生的眼光从我身上扫过。

  大概用了二十分钟,我在车厢难闻的味道和欲裂的头痛里睡了过去。待醒来时,已是终站。

  我是被旁边睡着的中年男人碰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了,车上除了司机了无人迹,他是我在这趟车上看到的最后的一个乘客。而这好像与什么都无关紧要。

  下了公车,车站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我抬起头看看旁边可以看到的东西,车站停着十几辆待运或刚到部的公车,四周除了灰蒙蒙的天空就是突起的混泥钢筋。空气上充斥着汽车尾气的味道,水泥路上凹下去的地方积着雨水与城市大气中固有的颗粒混合一体,黑黑暗暗的有点像被污染的河流肮脏不堪。

  雨已经停了,太陽微微地从云层里透着头儿,这南方残春的特点被这雨与太陽表达得淋一漓尽致。

  我脑袋对着天空以天空底下的建筑物不停地转,而最后一无所获,想追寻点什么的却不可获得。周边高楼林立,像一堵堵墙组成的牢笼,四处没剩余的空间可寻。在沿着车道不是很远目力可及的公路旁边倒稀稀疏疏地站着几棵大叶榕。

  旁边有辆公车动了动,又开启了载客轮回,它的喇叭很吭鸣地叫了几下,然后很干净利落地开动了轮子。当它跟我擦肩而过后,尾气便遗留下来,一股脑儿冲上脑门,肺叶仿佛被许多小颗粒附上一样,肚子一个激灵,我差点做呕。

  然后我觉得,在这个地方,简直让人难以适从。沿着车的方向在人行道上以车慢二十五倍的速度行走,一辆辆各式各样的车呼啸而过。车轮与路面磨一擦的声音在我身上践过,行色*匆匆的人悄无声息地冷漠地走了再走,右手边上沾满雨水与灰尘混合物的树以七米至八米的距离用大致每秒五十厘米的速度向后倾斜,然后消失在我的眼力范围之内。

  走了半个钟,遇上十字路口和两个T字路口还有两个红绿灯加四处人流量大约一两千左右的地方,从右边消失在我的眼光的树就有三百五十多株。路旁偶尔有几个摊贩张着对生活无奈得已经麻木的眼神。而所贩卖的东西琳琅满目,花样百出。我在其中一个较为年轻地摊贩子前停下,他的眼光面无表情,没有问我买什么也没有建议我买什么,更没有说那个那个好用好玩好看之类的。

  我看见一种灯貌似《疯狂的石头》里的那个可以扭得像机器人的小巧的灯,于是付钱买了下来。在付钱的时候在他突然的建议下我又买了一个貌似蘑菇的床头小灯,他加送一个。

  我把灯放在包里,到附近的站台坐上第一辆开来的巴士。车内已经坐满了人,但不算拥挤,跟在我后面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中年人拿着一张五块钱问司机两个人有没有一块钱找。我找好位置站好后,车已经开了,那两个人没有上车,司机用白话嘴里“真系傻嘎……”唠叨着。仿佛别人舍不舍得多付一块钱比他的车少了两个顾客重要得多。

  公交沿途都有人上人下,只是上的人和下的人简直天地之差不能比拟。我在巴士挤满了才下车的,实际的说我是被挤下来的。我根本都没有下车的欲|望。

  看着巴士摆了摆尾巴,蜿蜒似地向前以10m/s为初速、大约1m/s的加速度离开,最后摆脱我的视线。

  我跑到站台下,在最近的铝椅子上坐下。拿着途上跟摊贩买的有点像机器人的灯在手上把弄。旁边坐着一个三十一二岁的穿着西服的男人手里拿着《校园的裤摆》在看。

  我一坐下去看到他看的是这一本书心里就纳闷:都一个这么大的男人了还看这一类的书?而他在我坐下去后也看了我两次,一次是我一坐下后,另一次是我的手碰在机器灯的开关上的时候。

  第一次是冷漠的,第二次是不屑的。倒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的不屑。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个打扮前卫的女孩子跑了过来,一把牵上他离开了。

  我把整张椅子抢了过来。在整个等车的过程中,我不停地把弄着手里的灯,车来了几辆,人潮也退了几批。天已经开始暗淡下来,灰蒙蒙的。我需要转一躺车才能赶回学校,算算要途经四十几个站。

  公路上湿一漉一漉的,时不时被车“唏~唏~”辗过。我等的车过了两辆,我看着它拖着水迹停下来,又目送它离开,脚却从没有象征性*动过。

  我在想着另一件事情。而第三辆车却迟迟未来。在等第三辆车的那段时间里,站台的人潮渐渐退尽,整个站台人数廖廖。

  有一个二十四五岁、也许有二十七八岁也说不定的手里提着公文包的男人在我旁边坐下,然后冲我善意地笑了笑,我一脸惘然地示意性*地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手,顺势挨过来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我转过头来诧异地看了下他,刚好看到我等的车悄悄临近。他刚要开口说话,我下意识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起身上车刷羊城通,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包括巴士开动的时间都配合得天衣无缝毫无破障,甚至车上的乘客都默契起来,车上静悄悄的,唯有车尾的发动机轰轰作响。而唯一遗憾的是整个车厢里充斥着上班族以及旅客不满的情绪和压抑的性*欲,空气中仿佛飘着无法扩张难以宣泄的隐形骨骼头。我时不时嗅到一股股来之不知名领域的腥臭。

  我在这种空气待了差不多两个钟。之间借转车的时间透了二十分中左右的所谓的清新空气。回到学校已经是九点三十分。从大源北站走上来。路上保持着它惯有的冷清,时不时一两个人划过,偶尔有灯光从居民房或者快餐店微弱地极不愿意地跑了出来躺在地上。

  在罗马广场的天桥下站了一会,我突然心血来一潮,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在路边买的蘑菇型的床头灯,装上面无表情的年轻小商贩送的电池开了开关。透过经过图片美化的塑料外壳发出来的光微弱得就像冬天深夜里掉队的萤火虫。

  把它放在路边凸的土块上。看了一会,好像有个人在里面翩翩起舞,四遭烟雨迷茫。我感觉掉进另一个世界里,唯有幻像清晰可见。

  我最终迈开脚步。不知道在幻觉里停留了多久,而唯一可拒绝它的是远离。转弯处回头望望,仿佛有只萤从头顶划过,上空空气微凉,我伸看想去抓住些什么,却不可获得。瞳孔里有只光影在摇摇晃晃,最后消失的迷茫的幻象里。我一个转头,恍然发觉学校墙上还贴着两张已经贴了很久某某医院的“三分钟无疼人流”的广告。

  广告纸大得简直奢华。广告简直无坚不摧,我想起大源派出所把“两抢一盗”写成“两一槍一一盗”的大约一平方米的宣传广告。

  大约是从大源北到大源北零距离的始终。只是天从下雨到停雨,从发亮到暗淡。我无可预计地退了一步,终被陷入无法挣扎的变幻的世界里。我企图挣扎,呼叫着某个人的名字,声音发到喉咙就遭到阻杀,死在发出之前。

本文来源:http://www.lunwenqikan.net/sanwendaquan/9039.html

Tags:散文物流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