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句子大全_论文范文大全_读书心得笔记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名人辩论精彩故事四篇

2021-05-07 故事大全 39 ℃ 0 评论
【www.lunwenqikan.net - 论文美文网】

名人辩论精彩故事四篇

导语:口才并不是一种天赋的才能,它是靠刻苦训练得来的,可以通过速读法、背诵法、练声法、复述法、模仿法、描述法等多种训练方法获得优秀的口才能力。这里本站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四篇名人辩论精彩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故事一:汤显祖讥言揭丑

明朝万历五年,宰相张居正为了让儿子张嗣修能名呈榜首,会试之前, 买通墨客骚士,在朝野为其儿子大肆吹捧。同时,又暗中策划让前来会试的 临川才子汤显祖取第二名,列在他儿子之后做垫衬,以抬高其儿子的身价。 为此,张居正派堂弟张居直去见汤显祖。张居直不学无术,却要卖弄才学,见了汤显祖笑道:“汤才子仙乡乃产笔名地,故王勃在《滕王阁序》里写有'光照临川之笔’的佳句。汤才子如带了几枝来京,可否让老夫一饱眼福?” 汤显祖听了,不禁哑然失笑:“据我所知,王勃所题'光照临川之笔’,乃指王羲之的书法,并非指临川产的毛笔。”

张居直闹了笑话,颇为狼狈,但仍厚着脸皮说:“吾兄张居正提倡以文会友,希望儿子能与才子交游。

汤显祖讥讽道:“宰相为子侄辈在科场中通关节者,我只知南宋秦桧干过这种丑事。他要主考官陈子茂取其孙秦埙为第一名,但陈子茂在卷议时毫 不犹豫取了陆游为第一名。秦桧事成了千古笑柄。那秦桧是个奸臣,营私舞 弊不足为奇。张宰相乃当代名臣,断断乎不会出此下策吧?”一席吐锋露锐之言,说得张居直满脸羞红,瞠目结舌。

结果,汤显祖会试之后,连殿试的资格也被取消了。他回到临川时,抚州知府亲赴文章桥迎接他,赞扬道:“你虽未中,但比考中头名状元更光彩。”

故事二:马薇薇的辩论

由高晓松、蔡康永等文化名人加盟打造的视频辩论节目《奇葩说》近来红爆网络,节目中人气最高的“头牌奇葩”马薇薇因其出色的辩才、犀利的反击、鬼马的语言获得广大网友追捧,她在节目上的言论被网友制作成“金句良言”在网上热传,进而被网友誉为“辩神”、“金句女魔头”。其实,这位出身中山大学的法学硕士,早在大学时期就展露出出色的辩才,曾和辩友代表中大参与2003年的国际大专辩论赛并获得冠军。

马薇薇的二重诡辩堪称辩论赛里面的奇迹辩论法。

她的辩风绝不是戏辩,行为中规中矩,没有丝毫的“越权”。也不是雄辩,语言算不上犀利,形式又不够汹涌澎湃。也不是儒辩,机智幽默是有的,诙谐也是够的,博学也达到了要求,但就是怎么也不能让人把它和儒辩联系起来。到底是什么辩风呢?就跟她的那场2003年的辩论会一样,很难有个明确的说法。

她应该属于,中规中矩的行为中有着“不安分”的思想,看似柔弱的语言,给人的是绝对的震撼,机智幽默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是对儒辩的再度升华。

“如果我们的怜悯却阻碍了他们在逆境中成长的话,这不是一种道德的虚伪吗?至于僧侣的问题,印度的苦行僧,可是能七天七夜在坟墓里不吃不喝,他成长好了,难道咱们成长,也要不吃不喝修道成佛吗?”这话只有从马薇薇的嘴里出来才令人沉醉。她的辩词不但富有智者的诙谐,而且语调适中,有着女生的撒娇,在众多的选手中独树一帜。

篇三:白岩松的辩论技巧

一次,白岩松去南京进行新书签售,一位数年前就将见到白岩松作为心中最大愿望的桂林女孩,见到偶像后兴奋至极。她说:“白岩松老师,我能称呼一下你小白马吗?我人生的最大理想今天实现了,我觉得我的青春都可以死了。”白岩松打趣道:”还是喊我老白吧,我印象中小白是《蜡笔小新》里的人物。从你身上,我发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有些事不是因为可以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看得到希望。不过说句实话,其实见我很容易,和去动物园看猴子一样容易,希望你以后把自己的理想修改得更高一点。你的青春刚开始,联合国规定45岁以前还算青年,我还是青联委员呢。”

面对女读者的追捧,白岩松的回答如果以正儿八经的回答对方的褒奖,既不适合当时的现场气氛,又显得彼此之间充满差距。所以,白岩松一改以往严谨认真的说话姿态,巧借《蜡笔小新》里的小白巧拒对方的提议称呼,再一番恰当自嘲“见我就像见动物园里的猴子”,让人听来亲切随和。最后,他不忘还给女孩鼓舞,让她把理想定得高一点。在这样的氛围中,将“坚持就看到”希望的道理传授给粉丝,很容易让其接受,起到良好的效果。

篇四:何妥反嘲顾教官

有一天,左邻右舍的大人取笑他说:“小妥啊,你在我们地方上可算得上是没有对手的神童了,要是你到京城的最高学府国子学去,那就可要处处碰壁,大败而归了。”

8 岁的何妥撇了撇嘴,不服气地说:“国子学又怎么?难道有三头六臂会吃人吗?”

那人说:“吃人倒不会吃人。不过,那儿都是知道丰富、学问渊博的人,你去了只能虚心求教,否则,必定自讨没趣的。”

何妥笑道:“有志不在年高,有理不在声大。我若去国子学当然是虚心学习,但如果有人恃才傲物,欺侮我是小孩,我也不会买帐的呀。”邻居听了,似信非信地摇摇头,走了。

何妥果然不服气,终于找了个机会,跑到国子学里去,站到教室旁虚心聆听那些学者的讲课。

忽然,某教室下课了,涌出了一批学生。走在最后的是一个教官,名叫顾良。他看见了何妥,又惊又喜他说:“嗨,你不是远近闻名的神童何妥吗!今朝什么风把你吹来啦?”

何妥恭恭敬敬他说:“顾大人,特来国子学一游,顺便恭听你的教课,得益非浅。”

顾良见他小小年纪说起话来,老成持重,刚柔相济,在暗暗佩服之余,不免生出开玩笑的想法,便说:“你这何妥的姓氏,究竟是‘荷叶’的‘荷’,还是‘河水’的‘河’啊。”

顾良说着,顿时就有一些大学生围拢来,嘻嘻地笑着,看何妥怎么回答。

何妥略加品味,就明白了顾良玩笑之中揶揄的意味,于是应声答道:“您老先生不是姓顾吗,请问,那是‘眷顾’(照顾、关怀之意)的‘顾’,还是‘新故’(新近死去或新旧之意)的‘故’啊?”

顾良顿时面孔绯红,有些难以招架。

何妥到17 岁,凭着他的智慧和才干,给湘东王用重金聘去干事了

本文来源:http://www.lunwenqikan.net/gushidaquan/16911.html

Tags:名人故事精彩

热门推荐